导航

文章发布

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执行法院是否可以制作财产分配方案?——如何正确理解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五百零八条的规定 发布时间:2020-03-12 15:19:56     发布人:李峰旭
 

    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执行法院是否可以制作财产分配方案?

                        ———如何正确理解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五百零八条的规定  


辽宁科泰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  谭弘

      


       摘要:只有当被执行人为自然人、其他组织的,其他债权人,包括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申请参与分配,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第五百零八条规定有两款,第一款为: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在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的其他已经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参与分配。第二款为:对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主张优先受偿权。第一款语义清晰明确,是指被执行人是公民或者其他组织的,其他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有权申请参与分配,排除了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适用参与分配的情况,就是说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其他债权人是不可以申请参与分配的,法院当然不应当制作财产分配方案。但是该条第二款规定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但是没有特别对被执行人的主体范围作出限定,那么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其他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是否也可以申请参与分配?司法实践中对此理解仍存歧义,不同法院存在不同判例。如何正确理解该条的规定呢?      

笔者认为,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不应在执行程序中制作分配方案,即使存在有优先权、担保物的债权人的申请,也不应适用第五百零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制作分配方案。

首先,从体系或系统解释角度分析,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民诉法解释第五百零八条第二款虽然没有明确被执行人的主体范围作出限制,但是与第一款规定的内容仔细阅读、对比会发现,该第二款规定的主旨或着眼点在赋予有优先权的债权人直接申请参与分配的权利,而不需要取得生效仲裁、裁判法律文书的执行依据,未对主体范围再次强调。因此,应当是对第一款的特别规定,即第二款的规定是在第一款规定的主体范围基础上,另对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特别作出的赋权性规定。另外,关于执行分配方案的相关规定,集中体现在民诉法解释第五百零八条至第五百一十二条,在该部分分别对执行分配方案适用的主体、申请的程序、清偿顺序及对分配方案存在异议的处理等进行了规定。对于适用的主体范围,仅在第五百零八条的第一款进行了规定,其他各条款均未再提及,因此可以肯定,第五百零八条是整个执行分配方案部分的统领,从第五百零八条到第五百一十二条,规定的都是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没有对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情形进行规定。而对于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则是从第五百一十三条开始到第五百一十六条进行了系统性规定,同样的,对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主体限制,只在第五百一十三条特别予以了明确,在以下条款中均未再特别提及,但不可否认,其以下各条款都是针对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的不同情形如何处理所作的规定,即第五百一十三条系以下各条款的统领。以第五百零八条为统领,至第五百一十二条,规定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的执行案件适用申请参与分配程序;以第五百一十三条为统领,至第五百一十六条,规定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执行案件,适用“执转破”及不同意“执转破”时的执行财产清偿顺序,而非参与分配方案。因此,通过上述体系分析,应当得出的明确结论是: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不应制作分配方案。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在其《民诉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中明确指出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最高法院关于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相当于“立法解释”。在该书的第1364页,最高人民法院在对第五百一十六条的作条文进行阐释时明确指出:“本司法解释的最终方案分为两部分,分别体现了最初两种方案的思想。第一部分用三个条文规定了执行法院在征得当事人同意的基础上移送破产制度,以符合企业破产法关于破产程序启动方式的规定。第二部分规定在对企业法人执行时,不能清偿全部债务的企业法人如果不能进入破产程序,则按照采取执行措施的前后分配财产,排除参与分配制度对企业法人的适用,以实现倒逼不能受偿的债权人申请破产的目的。”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中阐述的观点,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其制定、出台司法解释的权威观点,对各级人民法院审理、审查相关案件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是各级人民法院审理、审查相关案件时的重要参考。按照最高法院对该部分条文理解,也同样能够得出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不应制作分配方案的结论。

再次,已有部分高级法院作出了相关审判参考性文件,规定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不适用参与分配制度。如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裁判庭《联席会议纪要(二)》指出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其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不适用执行程序中的参与分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关于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若干问题的解答》中指出,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由执行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讼法解释第五百一十三条、第五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处理。”而该第五百一十三条、五百一十四条恰恰规定的是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应当按照“执转破”以及不能执转破时的财产清偿顺序的有关问题,不是债权人参与分配制度。



 

友好提示: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辽民终485号裁判文书,支持了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时不适用债权人(包括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参与分配制度的意见。有兴趣的同仁可在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上查阅。

 



作者介绍

      

       谭弘:辽宁科泰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原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综合组组长、破产审判合议庭审判长,辽宁省首批员额高级法官。

       专业领域:企业改制、公司清算及重整与重组、银行与金融、股权投资与并购等。